BEST小说 > 其他小说 > 亲爱的王子病 > 正文 亲爱的王子病之520狗粮

01.

柔然宝贝有话说:特别的日子特别的狗粮,超长拉灯奉上希望大家能喜欢,未满18岁儿童请不要上车!下去!

02.

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的2018年5月20日,在这个普天同庆的广大情侣秀恩爱的日子里,李桑逸却加班了!

然后,季珂就生气了!

毕竟小王子很潮流,该要有的形式都要有,凭什么别人都能过520他却没有!

别说什么天天都是520,他就是在意这些虚的!

于是,季珂气了一整天。

李桑逸去上班后,季珂在家里也闲不下来,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然后出门去了。

季珂本来上街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,毕竟颜值实在是高,浑身散发着的贵气也引人注意。

但今天!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季珂身上的光芒却被一种蜜汁的粉丝气泡给盖住了。

虽然季珂仍然引人瞩目,但是更让人在意的还是粉色气泡里产出的狗粮,并且是成吨的。

今天是520,刚巧又是休息日,所以今天街道上的人格外的多,成双成对的,并且都在花式秀恩爱撒狗粮。

季珂就在街上走了这么一小会,随处可见的都是情侣,甚至还有小情侣,目测初中生,满脸的胶原蛋白嫩的可以掐出水。

初中小情侣也就算了,现在迎面走来的是小学生小情侣,看上去稚气未脱,小小的一个奶萌奶萌的。

那对小学生在经过季珂身旁的时候侧目看了他一眼,那个眼神好像在同情季珂,表达出的意思是:这个大哥哥好可怜,竟然是个单身狗。

季珂理解了那个眼神后,气的简直想跳脚,差点想上去和他们争论自己不是单身狗!是有男朋友的!

只是男朋友加班了,真的是孤单寂寞冷。

季珂觉得街道上真不是人呆的,然后找了一家甜品店准备进去吃点甜点。

刚进去,一眼望去都是情侣,季珂还没吃东西就饱了,然后又面无表情的出来了。

520真的太虐狗了,随处可见的虐狗大队,渗透到了各个地方。

季珂觉得选择在今天自己独自一个人出来的决定真的是太不明智了,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王朗,让他来把自己接回去。

挂了点电话后,季珂只需要站在原地等王朗来接他就可以了。

但是520高峰,路上都堵车,等了半天都没见到王朗的人影,而季珂却有些无聊。

最后,季珂的目光落到了旁边的一处店铺门面上。

那个店铺门面非常小,大概只够一个人的进出,且装饰诡异,蒙上了一层给黑布,和今天520的粉色气泡格外不搭,所以那个门面前空无一人,显得冷冷清清。

倒合了季珂的胃口,于是季珂抬脚朝那个门面走去。

走到里面,发现空间更小了,而且也是黑乎乎的,只有淡淡的夜明珠照亮着。

照亮了眼前的场景,一场桌子和一个人,桌子上放着一个小西瓜大的水晶球。

一看这个配置就知道要搞什么幺蛾子了,季珂转身就准备出去。

“这位客人请等等,我能满足你的任何愿望。”那是一道爽朗的男声,听起来很年轻。

季珂不信,抬脚准备继续走。

“只要二十块!”男声又说。

季珂这会停下了脚步,倒不是因为便宜,只是觉得有趣。

“只要你的手触碰水晶球,说出你的愿望,就可以实现。”那个人说。

季珂的手碰上水晶球,暗沉的水晶球发出了一道光。

嘿,弄的真想一回事儿。

然后季珂随便说了一个愿望:“我要让李桑逸对我心怀愧疚,愧疚的要死的那种。”谁让他今天都不陪自己过520。

‘你会实现的。’

季珂还来不及和那个人瞎聊一会,手机就响了起来,是王朗来了。

最后季珂从钱包里抽了一张一百的出来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道:“不用找了。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。

‘你的愿望,会实现的,并且加倍。’

03.

晚上十点钟,李桑逸终于赶回了家。

回到家的时候,客厅卧室已经漆黑一片,季珂可能已经睡了。

为了不打扰到他,李桑逸放轻动作摸黑洗了澡,上床的时候也静悄悄的。

十点钟,季珂是不可能这么早睡的,无非就是生气了在闹脾气。

李桑逸躺上了床,然后往季珂身旁挪去,伸出手准备抱他。

抱是抱到了,但是这毛茸茸的一团是什么?

而且还会动,李桑逸吓了一跳,然后连忙起身去开灯。

打开灯后,李桑逸就看清了眼前的这一幕。

季珂还是季珂,但是却长出了一对耳朵和蓬松的大尾巴,看起来很好捏。

李桑逸心中这么想了,手上就这么做了,伸出手往季珂的尾巴上就是一捏。

好捏,而且触感真实,还有温度。

而随着李桑逸的这么一捏,季珂的嘴里忍不住发出了“喵~”的一声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李桑逸蹙起了眉头出声问道。

季珂没说话,而是“喵~喵~喵~”的叫了几声,然后整个人坐到了李桑逸的身上。

这下李桑逸才真正看清,季珂还是季珂,但……

总觉得变小了不少,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,这才是真正的少年。

季珂坐在李桑逸身上,屁股有意无意的扭动着,尾巴也不停的摇摆着,柔软的毛撩拨的李桑逸心头痒痒的。

但眼下更重要的他怎么会变成了这样,于是李桑逸再一次出声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”李桑逸虽然这么问,但是手上捏着季珂尾巴的动作却没停下来,因为实在是太好捏了。

尾巴是个很敏感的地方,并且连接着脊尾骨,李桑逸每揉一下季珂就“喵~”一下,喵音撩人,像是在发情。

李桑逸看着坐在自己腰上的季珂,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。

“人家,在发情哦~”季珂突然出声道,然后趴下身在李桑逸的喉结处舔来舔去,甚至发出了“啧啧”的声音,听起来色情至极。

虽然季珂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但是平时在床上是极为羞涩的,这下一主动起来,李桑逸的脑子瞬间就炸了。

只见李桑逸一个翻身,就把季珂压在了身下,捏着他的下巴就是一吻,李桑逸舌头强势的伸到了季珂的嘴里开始搅动着,“啧啧”的水声更大了。

李桑逸一边亲着,一边伸手往下探去,但在摸到季珂那处的时候,手上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。

因为,季珂不但看起来变小了,就连那处都变小了。

再看看季珂稚嫩的脸蛋,看起来就是个未成年的孩子,李桑逸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动作不像个人。

李桑逸动作一停,被压在身下情动的季珂就不满了,只见他歪着脑袋,有些纳闷的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看这懵懂无辜的小眼神,李桑逸实在下不去手,整个人趴在季珂的身上冷静了一会,然后翻过身去,说了一句:“先睡觉,耳朵和尾巴的事情明早再说。”

“可是,人家在发情呢,需要交配。”季珂又蹭了过来,尾巴不停的摇摆着。

“别闹。”李桑逸声音暗哑,不去看季珂。

季珂却不死心的跳到了李桑逸面前,把自己的睡袍往下一吧啦。

季珂本来皮肤就白,现在又变小了,整个人带着半熟不透,专属于未成年人的诱惑。

季珂看李桑逸还在忍耐,就做出了一个更让人疯狂的举动。

只见季珂把手放在嘴边,伸出舌头开始舔着,就像猫咪舔毛的动作一样,但毕竟是人不是猫,粉色的小舌头一舔一舔的,尾巴慢慢晃动着,还有这个那对猫耳朵,简直……

“哥哥,不来吗?”季珂整个人往李桑逸的怀里凑去。

李桑逸直接炸了,最后的理智都消散不见,又翻身把季珂压在了身下,这时候还做什么人,什么都不做才是连禽兽都不如。

李桑逸的胯下被季珂撩拨的都快炸开了,现在逮着季珂如饥似渴亲着,动作有点粗暴,但却又让人心头兴奋。

“喵~嗯……你,慢点……”季珂伸手推搡着像狼一般的李桑逸。

季珂似乎是变成了猫妖,连喘息都带着“喵喵”,稚嫩脸上的眼里已经泛起了水光,头顶上的耳朵抖来抖去,和平时不一样的感觉,真是,太刺激了……

李桑逸更兴奋了,手下的动作也就更大了。

最后李桑逸把食指和中指合并插进了季珂的后庭,季珂满足的“喵!”了一声,尾巴都舒服直了。

“这么骚吗?”李桑逸突然说起了下流话。

要是平常季珂肯定就不开心了,但是今天,只见季珂主动伸手搂住了面前李桑逸,邪媚一笑,然后道:“人家在发情嘛~”

被季珂这一眼看的,李桑逸感觉胯下肿胀的更厉害了,于是手上更卖力的开拓着季珂的后庭。

季珂化身猫咪后骚的厉害,光李桑逸两根手指,他自己扭来扭去就爽嗨天了,“喵~嗯…啊…”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听起来淫荡的不得了。

季珂变小了,李桑逸就不敢豁然行动,一直开拓着季珂的后庭,做着前戏。

最后还是季珂率先出声道:“进来…嗯……要你进来……”

李桑逸已经憋的一头汗了,这下听到季珂这么说,挺胯把龟头挨在了季珂的后庭处,低声询问道:“那我进去了?”

“嗯呢~~”季珂点了点头,尾巴扫啊扫。

然后李桑逸便挺胯往里插去,没想到,季珂真的是完全的变小了,就连里面都变小了。

紧,太紧了……和第一次开苞的时候感觉差不多了,甚至更甚,真是要命。

季珂的那张小脸也因为疼痛而纠成了一团,“喵…出…出去……我疼……”

李桑逸也疼,被季珂夹的疼,然后李桑逸的额头抵在了季珂的额头上,低声道:“好,我出来,你别夹我。”

季珂听到李桑逸这句话后,后庭放松了点,却没想到李桑逸趁着这个空隙一鼓作气的插了进去。

季珂顿时“喵呜~”一声,然后带着哭腔道:“你又骗我!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季珂长出猫尾巴和猫耳朵了,后庭里面都变了,说不上来哪里变了,反正就是不一样,感觉舒服极了。

李桑逸插进去的一瞬间,就失控了,然后开始“啪啪啪啪啪”的做着活塞运动,速度快的好似打桩机。

季珂还没完全适应,就迎来了新的一轮撞击,一开始有点疼,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猫的体质,竟然立马就舒服了起来,舒服的尾巴都软了,“嗯……啊……喵……”

李桑逸看着身下季珂毛茸茸的耳朵,忍不住伸手捏了捏,没想到季珂竟然直接泄了。

突如其来的射精让两个人都有点惊讶,不过,夜还长,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……

04.

季珂突然睁开眼睛,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和头,尾巴和耳朵都没有了,看了看李桑逸,又看了看床单,干净未换的床单代表着什么事也没发生,于是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还好,只是一场梦,真是虚惊一场。

不过,怎么能做这种梦,真是太……

季珂不想再回忆起昨晚那样的自己,红着脸去卫生间换内裤了。

季珂刚走,一旁紧闭双眼的李桑逸也睁开了眼睛。

李桑逸看着自己胯下顶起的帐篷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感觉有点邪门,昨晩竟然和季珂做了同样的梦……

而罪魁祸首,就是那个水晶灯店铺的老板。

原来所谓的实现愿望,就是让许愿的人在梦中实现,并且许愿的对方也能做相同的梦,虽然是虚假的,但感觉却是真实的……

番外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