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ST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池默慕亦寒 > 正文 第80章 大结局

日子一天一天的消逝,眼瞅着婚礼日期就要来临。在婚期前一夜,池默罕见的主动求&欢。在洗浴过后,她坐在了慕亦寒的腿上,捧住他的脸凑唇亲吻。

慕亦寒愣了一瞬,这是她从未有过的表现。以往,她会配合他的求&欢,他的需&索。但象今日这般主动却还是头一次。

而且,她并不喜欢他的吻。可今天……

慕亦寒只愣怔了片刻,随即便开始热烈的回应。

“宝宝是不是想要了?嗯,告诉我,是不是想要了?想要我了是不是?”他低低的,呢喃着吻她,爱&抚她。摩挲她的身体,对着她的耳脖轻轻吹气,热情的挑&逗着她所有的敏&感部位。

这一晚,俩人近乎疯狂的,抵死般的缠绵了大半宿。直至俩人都精疲力尽,方才搂抱着一起沉沉睡去。

隔日清晨,慕亦寒率先醒转。他没有惊动池默,轻轻起身。却是舍不得离开,他凝望着她酣睡中的睡脸,眼睛里布满了深切的悲伤。

他伸出手温存的抚摸她的面庞,喃喃的呓语似的说道:“也许你并不是一点也不在乎我的是么?你只是不能原谅我,不能释怀。

所以,你才会那样纠结,那样的痛苦。是有一点点爱我的吧,有一点点的吧,是不是呢?宝宝,是不是?现在还是有一点爱我的吧。”他低低的,自言自语的说着,看着她的表情里有着温柔的忧伤。

那样的温柔啊,又是那样的忧伤,令人心碎。

“少爷!”小钟惊道,望着池默的背影,急得不行。

天呐!池默和少爷,他们,他们竟然是这样的打算!

“让她走,不许拦她。让跟着她的人注意点,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,绝不可以让她受到半丝伤害!否则唯你是问!”男人苦涩的吩咐着,但语声坚定不容反驳。

“少爷!”小钟看了看他的表情,终是什么也不敢说,跺了跺脚领命而去。

慕亦寒看着身着白色婚纱的池默,漂亮得象下凡仙子的池默——他的新娘义无反顾的走向慕宅的大门,她的脚步没有丝毫的迟疑,走得那般决绝。

他对着她的背影伸手,却是僵在半空,随即无力的垂了下来。眼睁睁的看她渐行渐远,直至走出慕宅。走出他的视线。

慕亦寒面色苍白,薄唇紧闭。脸上只余最深沉的痛苦,看起来憔悴又绝望。他不说话,亦不动弹,久久的顿在原地。

这是她想好的剧本,他会陪着她演。他一早便知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她只是要报复他,根本不是要真心嫁他。

可那又怎样?

只要是她想做的事,他都会配合着她。顺着她。只要能让她好过一些,他什么都愿意去做。即便是要他付出声败名裂的代价。

是的,只要她高兴,无论她要做什么?无论要他付出什么?

他都甘心情愿!

不惜一切!

这一天,慕氏总裁被新娘放鸽子的新闻,便若长了翅膀的鸟儿一般,很快传遍全城。奢华盛大的婚礼上,新郎那张惨白绝望的脸,被永远的定格在了各大媒体的新闻稿件里。

慕亦寒成了一个笑柄。

之前的婚礼准备得有多么的高调,他有多么的快活喜庆,那么,现在他便有多么的丢脸,与耻辱。一个男人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,当众给了这世上最大的难堪,无异于当众掌掴!

婚礼前津津乐道的民众们,在这场出乎意料,中途大反转的失败婚礼后,照旧津津乐道。只不过谈论的内容变了。从之前一边倒的欣羡与妒嫉,或变做了同情,或变做了轻视,或变做了不解与惋惜。

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,放着这大好的金龟婿不要!都到手的金矿了,说扔就扔!攀上的高枝,说折就折,说断就断!竟似分毫也不留恋。

优秀若慕少,人才家世俱无匹的慕少,竟然也会被甩。。

“只是为了报复我么?”

是夜,慕亦寒来到池默入住的酒店。他仍然穿着新郎的礼服,不顾众人的注目与打量。直剌剌来到池默下榻的酒店。

他盯着池默,她已换了便装,洗去了妆容。而那件空运而来,由他重金聘请国际最知名婚纱设计师,与她的团队日夜赶工,纯手工制出的高级婚纱礼服,被她随随便便的放在房间的沙发边。长长的裙摆拖曳在地,瞅着无端的讽刺,就象他的爱情。

池默不吱声。低垂的脸上一片冷寂。

“和我上床也只为了报复我?拿自己的身体报复我?”慕亦寒继续轻声的问道。声音苍凉而无望。

“不是。”这一回,池默淡淡出声应道。

慕亦寒闻声,显见的意外。一双黯淡的眸子却是瞬间亮堂起来。

“寂寞。因为寂寞。”池默淡声接道。

慕亦寒眼里的光,立时熄灭。

他绝望的问着:“始终不能原谅我了,是么?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我?无论我怎么做,也不能原谅?!”

回答他的是一室静寂。房间里静谧无声,空气里却充斥着令人几欲窒息的凝滞与紧绷之气。

半晌后,慕亦寒走到池默面前。他蹲下身,什么也不说,抱着她低头寻她的唇,不顾她的挣扎,重重的贴了上去。他将她死死的扣在胸前,吻得凶狠又霸道。

漫长的时间过去了,他放开她,深深的看她。未有再开口。顷刻后,他起身,大步走出房间,没有再回头。

三天后,小钟带着一堆的文件资料找到池默,让她签字。池默翻了翻,第一张便是慕氏最新的人事报告。而第一行就是她的名字。极其醒目。

她被认命为慕氏企业新一任的执行总裁。慕亦寒卸去了他在慕氏的所有职务。事实上,他将整个慕氏与慕家,他名下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,他全部的财产全数赠予了池默。他什么都没留。换句话说,他可谓“净身出户”了。

池默看完了所有的需要她签名的相关赠予的法律文件,却一个也没打算签。她不要!

小钟没辙,两个都是不听劝的主。

然而,这天下午便有个炸&弹般的重磅消息,砸向全城。

慕亦寒去警局自首了。主动交代了七年前,他为了包庇妹妹做伪证,一手制造池默冤狱的所有事实。

此事一出,舆论哗然。

天!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童话,竟是如此的爱恨情仇。。

有如此不堪的过往,如此多的令人想也想不到的内情……

然不管怎样,可以肯定的是慕家少爷对池默是真爱无疑。他的行动已毋庸置疑的证明了这一点。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一切。

前程不要了,声名不要了,万贯家财不要了!甘愿从一个光鲜体面,高高在上的城中名流,沦为阶下囚。除了是真爱,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呢!

即使他是赎罪,即使他该为他曾犯下的罪过,付出代价。但这个男人,他确实真心爱着他的爱人。

池默看着网页上的新闻,淡漠的脸上终于现出痛苦的神情。

他自首了?!

她从来没想过,他会有这样的举动。他是那样在乎慕家脸面的人啊!

没错!她骗婚,为了报复他。

也为了彻底与他决绝。在她的心还能自我控制的时候,她要离开他。

她,她不能,不能再一次的爱上他!

不能!

可是他自首了!

他将他的一切都留给了她,他为了她去自首。他愿意为她去坐牢。池默捂住脸,久久无声。好一会后,有泪滴自她的指缝间淌下。一滴又一滴,淌得又快又急。

三周后,慕亦寒的案子进行宣判。因事实成立,但有鉴于他主动自首,司法机关酌情减刑。最终,他被判入狱七年。

宣判后的当天下午,小钟过来找了池默。

“小默,”他哀切道:“少爷他,他现在要去服刑了。他已经为他做过的错事,付出了代价。你可不可以原谅他?不要再怪他!以后,”

他觑着她的脸色,哀声求道:“你能不能去看看少爷,我,我知道他其实非常希望能见到你。你若肯去看他,他,他一定会很高兴!”他说着,已是语音哽咽带了哭腔。

对少爷的举动,小钟也是大感震惊。震惊过后,便只余心疼。他的少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对别人狠,也能对自己狠。

慕亦寒事先半个字也未吐露。无论将慕氏与慕家都转赠与池默,还是他自首服刑。都是事情出来了,众人才得以知晓。

“你知道吗?少爷其实一早便知道婚礼那天,你会走!他一早就知道,根本不会有婚礼!你根本不会嫁给他,你只是想要报复他,想要他出丑。

可是他仍然装做不知,还刻意将要结婚的消息,弄得无比的高调。这一切的一切,只因为少爷他爱你!他深深的爱着你!他只想着能让你高兴一些。”小钟伤心的说道。

池默闻言,冷淡的面容到底是现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他,他知道?

知道后,还那样的配合她?

难怪那天她畅行无阻,没有一个人拦她。

池默心中震颤,却是不肯说话。那一天,直到小钟离去,池默也未开口答复一个字。

待小钟走后,她照着镜子,眸色惊愕。少顷,她低头摸着肚子低低自语道:“小宝,你说呢?你说妈妈到底该怎么办?该原谅他吗?嗯?你说,妈妈到底该不该原谅你爸爸?”

一个多月后,青城男子监狱。

“23号,有访客,见还是不见?”狱警对着慕亦寒所在的囚室高声叫唤道。

剃着光头的慕亦寒站了起来。颇感无奈的扯了扯嘴角,又是小钟吧,也只能是小钟了。那小子跑得勤,见天的来看他。跟监狱是他家似的。。

探视时间看,不是探视时间,做低伏小软磨硬泡,巴巴儿的求着看。。。

搞得狱方不胜其烦,都要怀疑他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,不正常关系……

不过,来了也好,慕亦寒咧咧嘴,脸上露出笑容。倒是又可以听听她的消息,见到她的近照了。

天知道,他有多么的想念她!

慕亦寒走去会客室,才进门便愣在原地。是,是眼花了吗?他罕有的孩气的揉了揉眼睛。

不,没有错!

是她!

他没有看错,真的是她!

是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那一个人,是他朝思暮想,魂牵梦萦,思念得都要发狂的那一个人。是她,真的是她,她来了。

她来看他?

“快走啊,站在这里干嘛?”狱警催促道。

慕亦寒迎着池默的目光,做梦般走到她面前,隔着玻璃拿起了电话。

“你来了!”他低道,眼睛贪恋的,一瞬不瞬的瞧着她,丝毫舍不得挪移。

唔,她似乎,似乎胖了点。慕亦寒立刻感到欢喜,看来小钟没有骗他,她的确过得很好。转念间又不由有些失落,没有他,她反而过得更好了。

“你瘦了,也黑了。”池默却是这样说道。她的语气平缓,听不出明显的情绪。仿佛只是日常寒暄时的陈述一般。

“嗯!”慕亦寒应声。下意识摸了摸光光的脑袋。在监狱里天天都要干活,经常户外场地劳作,自然是要瘦一些,要黑一些的。

“你,你怎么样?还好吗?”慕亦寒明知故问,每一次小钟过来,都会详细的向他汇报她的近况。她好还是不好?他当然都知道。

只是这么些时日未见,又身陷牢室,他在她面前不自觉的有些拘谨了。又因为想着能多听听她说话。故而没话找话。她这个闷葫芦,一向说得少,可他却是那样的喜欢听她说话。

池默没有说话,只低头自包里取出一张纸,推进玻璃窗下的缝隙里。

慕亦寒看了看她,发现她表情平静,单看她的脸,压根看不出她递给他的会是什么?

他垂首将纸拿了起来,只看了一眼,他的神情便愈加激动起来。还未自她肯来监狱探视他的惊喜中回神的男人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继而,巨大的喜悦绽放在他脸上,他抬头直直的看向池默的肚子,一瞬后,又低头看看那张彩超报告。

她,她怀孕了!

怀了他的孩子,他们的孩子!

一定是婚礼前的那一夜,没错!

只能是那一个晚上,那一晚他们疯狂做&爱。他是因着知道隔天她会走,隔天根本不会有他预期的想望的婚礼。

所以,那一夜他无助又绝望,悲伤的一遍又一遍的索取。在那样的激情中,他完全忘了要做避孕措施。他没有戴套。

“小默,”他呆呆的看了她好一会,张张嘴,却是口不能言,只觉鼻端酸涩喉间发堵,说不出话来。

池默飞快的抬眼看了看他,旋即垂下头,低声道:“你照顾好自己,我,我们等你。”她说着,声音显见的不太自然,脸色亦颇不自在。很显然,她不太习惯,不太习惯与他这样的相处。

玻璃窗后的男人彻底没了言语。

他紧紧的,紧紧的看着面前的女人,一会后,在狱警的迭声催促下,他蠕动着唇,却是只喊出了两个字:“宝宝!”

探视时间到了。

慕亦寒眼圈泛红,他恋恋不舍的起身,眼睛象长在池默身上一般,不舍离去。

“你去吧,我以后再来看你。”池默说着,语声平平。

慕亦寒却犹如听到天籁之音,他的脸焕发着神采。他对着池默连连点头,欢喜得象一个得到梦寐以求礼物的小孩子。

才挪步,他又回身拿起电话,不无啰嗦的确认道:“小钟在外面吧?”

直看到池默点头,他方安心离去。

待回了囚室,慕亦寒坐在自己的铺位上,脸上喜不自胜堆满了傻笑。良久后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?

小钟这个死小子!这么大的事,居然敢瞒他!

只想了想,他又傻笑起来,他要做爸爸了!

他最爱的女人,要给他生娃娃了!

她,她终于肯原谅你,接受他了!

再一想,又不免感到凄然和遗憾。他现在监狱里不能陪着她,让她一个人怀孕,一个人辛苦!而且,而且,他们还没结婚,他们的小宝贝,不得不被迫做好几年私生子。。

在这一天里,慕亦寒一忽儿欢喜莫名,一忽儿又倍觉伤感。一忽儿傻笑不止,一忽儿又表情忧伤。只是最后的最后,他终是笑倒在床上,拿手臂遮住了眼睛。

再一会后,有泪水汹涌而出,浸湿了他的脸,浸湿了他的心。使得他的心酸酸软软,湿湿潮潮。

四年后,一个身形高挺,面容英俊的男人站在了慕氏大楼前。他戴着一顶鸭舌帽,眉眼弯弯,脸上都是笑容。

慕亦寒微眯了眯眼,笑看着眼前的大楼。

终于出来了!

终于要见到亲爱的她,还有亲爱的他。

慕亦寒低头看着手中的一叠照片,那是她与他们儿子的合影。自儿子出生后,每个月她都会给他带儿子的照片。

现在小家伙已经三岁多了,长得虎头虎脑,结实得很!慕亦寒噙着笑,将照片仔细的放回文件包里。

今天他是一个人回来的。为了给她们娘俩一个惊喜,他早前便特意拜托了监狱方,隐瞒了他的出狱日期。所以她和小钟都不知道,他今天出狱。

而为了能早日与他们母子团圆,他可是下足了功夫,在监狱里处处主动,主动的求立功,求表现,以期能减刑,能早一点出狱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现在他如愿以偿了!

慕亦寒正了正帽子,笑意盈盈的走进了慕氏大厅。

与此同时,慕氏大楼最高层的总裁办公室里,一个面容清雅的漂亮女人,正埋首专心处理着公事。她神情平和,眉眼间隐见温柔之色。

整个面目显得温婉而柔和。而她的头发已长得很长,顺滑的披散在身后。使得她看起来满身都是女人味,韵味十足。

“叩叩叩……”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“请进。”她温和应声。

门开了,男人含笑的面庞映入她眼底,四目相对间,满室无言。唯有那爱意流淌,流淌在空气里,流淌在彼此的心间。

“宝宝,我回来了!”少顷后,男人带笑的眼睛,闪烁出泪光。

他大步走向前,一把将池默揽在了怀里。

“宝宝,我回来了!”他低低的重复着。

将怀中人儿抱得更紧,直恨不能将她就此嵌入自己的身体中,使她融于他的骨髓间,融于他的血脉里。

再也不能分离!

“你回来了!”池默的声音不自控的轻颤,意外的惊喜过后,她的眼圈也有些发热。

“是的,我回来了!我回来了!宝宝,我回来了!”慕亦寒喃语着,温柔的摩挲她的面颊。

他回来了!

回来捧回他的爱情,回来继续赎罪。

回来守护他的女人,他的孩子,他的家!他们是他余生的幸福,唯一的幸福!

感谢上苍,给了他新生的机会,给了他还可以爱她的机会。给了他还能得到幸福的机会!

— 完 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