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ST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 > 正文 第189章 偶像

弄明白了黄道然要干什么,桑柏心中顿时有一万头草泥玛飞奔而过。

此刻桑柏心中想道:老头,你也太无聊吧,一大早上没事和一帮二十来岁的人抢写生的地方?

其实一大早上写生真不是什么好想法。

因为早上的阳光变化快,你这一坐一上午,从你开始动笔的时候,光线就已经开始变化了,早上太阳在东方,到了正午的时候你还没画完,日头已经到了头顶上了。

知道老头又自己找乐子,桑柏于是就有点呆不下去了,说了两句转身离开了。

桑柏一离开,几个漫画师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。

黄道然笑道:“你们怕他?”

“怕到不至于,不过就是特别紧张,那可是大老板啊”一个年青人说道。

“就因为大老板,你就看到他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?我觉得你多大的胆儿呢”黄道然不屑的说道。

“您自然不用怕他了,他又不给你发工资”另外一个年青人笑道。

老头可是刚的很,以前被批斗的时候都没有认过怂,就算是你给他发工资,不舒坦了他照样骂你。

不过现的没有有法向年青人显摆,让老头觉得有点美中不足。

还有一个年青人说道:“我们怕他是有一点的,其实主要是觉得老板太厉害了,有些人一辈子创作出一个出名的作品就已很难得了,但是他是魔王啊,每年一篇新漫画,从角色设定要故事一个人搞定,而且本本畅销,这本事谁能比的上?连丰伟老先生都说他是世界漫画史上头一位,也是最后一位神级漫画家……”。

“是么?”黄道然撇了一下嘴:“画的也就那样吧”。

黄道然其实心里还是挺赞赏桑柏的。

但这时候不能说啊,得找个话头,接下来才有的谈,要是他再吹两把,那接下来大家一起吹捧桑柏?

至于么!

老头没觉得人有什么高低贵溅之分,也不觉得自己现在有名气了,被人称之外大师了,就看不起这个瞧不上那个的。

他始终觉得自己就是个人,和别人没多大差别,要不然也不会每天过来和这帮孩子抢位置了。

还有就是老头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恶,像是以前卖画买四合院的事情,放到一般人身上怎么说也得有点扭捏,但是老头说的很大方,谈的也很洒脱。

人如其画,这才是桑柏喜欢老头的原因,如果没有这一点,老头想在柳树庄租一小院,根本不可能。

“画出一种风格来已经很难了,但是这位几乎一个作品一个风格,那这就是神作”。

几个年青人很显然都是魔王的粉丝,说起桑柏的创作故事那是眉飞色舞的,其中有一些还是杜撰的成份大一些。

宣传嘛就是这样的,都捡好的说。

黄道然问道:“人也见了,作品你们肯定也看了,现在觉得还像是以前那样么?这么对你们说吧,其实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,没有谁比谁强到哪里去,再强几十年后还不是一捧黄土?你们还年青,以后的路很长着呢,坚持下去不懈的努力,总归有一天会超过他的”。

“但愿吧”。

年青人虽然有朝气,但是觉得自己可超过桑柏,超过他所创作的那些漫画产生的成绩,他们一点信心都没有。

别说他们了,现在存世的所有漫画家只要不是狂妄之徒,都没有这胆子说这话。

人家是创作,桑柏同志是抄袭,那能比吗?除非这些人中有人再穿回二十年前的另一个时空中去。

等着太阳一热起来,一帮人就撤退了。

黄道然背着自己的画箱子,开心的如同偷了鸡的老狐狸似的哼着小曲儿便回到了家中。

进了小院子,把画箱往西厢房里一放,回到了堂屋。

“老太婆,老太婆!”

喊了两声也不见家里有人答应,找了一下发现家里根本没人,这便知道自己的老伴一定是又出去溜门子了。

不光是黄道然在这里住的舒服,老太太在这里住的也开心,和一般差不多大年纪了老太太一起捻个线啊,做个鞋啊什么的,有意思又打发时间,和一帮老姐妹一起聊上一聊,心情可比闷在家里好多了。

老太太这边正玩着呢,听到那边传来老头子的声音,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。

“我们家老头子回来了,我得回去看看”。

“那您快点回去吧,这男人啊越老越像是长不大的孩子,离了人不行!”

“对啊!”

“可不是么!”

在一阵附和声中老太太回到了自家了院子里,屁颠颠跟在老太太身后的还有老头刚买回来的小黑狗。

老头子给小黑狗起名叫碳条,一来是这小东西黑,二来碳条也是作画的工具,算是相当不错的名字。

当然比起吕庆尧这些人的什么大黄二虎之流的名字,要有意义太多了。

乡亲们在取名一项上,和桑柏算是半斤八两,都是没什么创造力的。

老太太回到自家的院子,看到老头正蹲在廊架下面,啃着西瓜便问道:“你叫我干什么?”

“没事,就是看你在不在家,来,吃个瓜!”

“又从哪家摘来的?”老太太问道。

黄道然说道:“什么哪家摘来的,我长的那么像小偷么?”

“都摘人家几次瓜了,你还好意思提?”老太太不好说自家的老伴了。

柳树庄乡亲们种的东西没有几个人乐意拿出去卖的,因为卖不上几个钱。

虽然柳树庄的菜好吃,瓜果的水份也大甜度也高,但是你想卖出价来那不成,这边的人宁愿不吃也不会多花一毛钱,买同样重量更甜一些的水果。

不是他们不想吃,而是口袋里的钱并不许他们这么做,至于运到县城或者是市里,那面临的麻烦更多,一路上这边抽个钱,那边缴个费的,还不如不操这份心,直接去厂子里多干一小时工呢。

国家统计,这时候城镇人口平均年收入是1387块钱,农民人均收入是630块钱。

听起来是不是觉得还不错?

不过当你仔细想一下,二零年的时候你达没达到这种平均收入,就知道落到一般人的生活当中,这些平均出来的钱得打个几折了。

反正桑柏那时候是拖了后腿的,报告上人均一万一,桑柏一个底层的小临时工,四千块一个月。

菜卖不上价,还费时。

因此,菜园子几乎都是对大家敞开的,不过因为家家都有,家家都种,所以走路见谁家的瓜好,顺手摸一个摘一条也不算什么恶事。

“这西瓜是延平给的,回来的路上正巧遇到他回来,三蹦子上拖了十好几个瓜,就给了挑了一个”黄道然说着把一片瓜塞到了老伴的手中。

老太太吃了一口瓜,赞了一句:“比帝都的好吃”。

“这是田里摘下来的熟瓜,城里卖的什么瓜,都是没熟摘下来运到地方也就熬熟了,能和这里的比么”黄道然说道。

柳树庄除了清净人好之外,这蔬菜瓜果的味道也是让老两口子想念的,新鲜的蔬菜炒起来比城里菜场买的要好吃多了。

就拿最简单的洋柿子(西红柿)来说,这里的洋柿子烧出来的蛋花汤和菜场买来的那就是两个味儿,一个自然的酸中带甜,一个怎么烧都去不掉青泡味儿。

老两口子是没有问,要是问桑柏,桑柏一定会告诉他们,这是两个品种,这种的西红柿别说运到菜场了,半路上就烂掉了。菜场卖的那是专门培育出来的品种,半青不红摘下来到菜场摆上去又红又光滑,表皮还没有伤。

“你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过去干活去了”。

“鞋子还没有做好?”黄道然问道。

老太太道:“底子才糊好,今天正准备上线纳呢,不着急,最多还要两三天,你的千层底布鞋就能上脚了”。

“那就好”黄道然说道。

村里的老人们现在喜欢千层底布鞋,不为别的就是穿上去舒适。

原本喜欢的皮鞋什么的,穿了几年之后,老一辈人又转回到了传统的布鞋上了,于是老太太们又重操旧业,纳起了鞋底做起了布鞋来。

制作布鞋那肯定要糊底的,糊底子就是用特别的面糊子把布头一层层的裱在桌子上,一层糊好了再糊另外一层,糊到了满意的厚度,晾干之后,再用粗线纳上一遍,完成之后就会看到鞋底上一圈园的线,如果爱惜一些的就是会在上面再缝上一层橡胶底子。

现在老太太才把底给糊好,离着成鞋还有几天时间。

这样把鞋面和鞋底子合在一起用线收紧就成了千层底布鞋。穿上透气又吸汗,比什么鞋子都舒服。

吃了瓜之后,老太太又去和老姐妹们开心的做鞋去了。

黄道然吃完了瓜,抹了一把嘴,进入西厢房开始作画,这是老头多年来养成了习惯,就算是被批斗那会儿,也没有放弃,现在自然就更不会了。

这边黄道然和桑柏小日了过的都舒服,只有吕庆尧望着自家院里的好几只小狗发愁,因为今天问了一圈才派出去三只狗,还是挑最好的。

剩下的这些不是长相上一般,就是性格太面的,最差的那一只别说是当猎犬了,看家都成问题。

“怎么才能送出去呢?”吕庆尧托着下巴琢磨起来。

吕小愉这时候说道:“爸,您往那边的厂子送两只不就行了,看个门什么的!”

“对呀!”

吕庆尧拍了一下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