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狠毒啊,真的是狠毒,本来我对她的女儿还有点愧疚之心,但是现在她让我的这点愧疚之心消失的干干净净…”郁妃喃喃的说

果然,龙静的毒是她所为,叶皓轩的心里想着果其不然这几个字,但是他却没有表露出来吃惊的样子

“呵呵,你是不是觉的很吃惊?”

郁妃回过头盯着叶皓轩

“这个…郁妃在说什么?

我不是太清楚”

叶皓轩做出一幅自己不了解也不想了解的样子

“你不清楚?”

郁妃冷笑一声道:“叶先生,你可是个明白人,我想龙静的病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应该知道吧”

“在下不知”

叶皓轩摇摇头

“你知道”

郁妃瞥了叶皓轩一眼道:“没错,龙静的病情是因为中毒,而下毒的人就是我”

“这…”叶皓轩做出一幅震惊的样子

“想不明白是吗?”

郁妃冷冷的说:“这个小贱人,仗着她母亲的地位,在龙府之中任何人都不待见,而且还公然和我做对,侮辱我,当面骂我是妖精”

“大人的事情,她一个小贱人掺合什么?”

郁妃露出一幅阴毒的表情来:“她不是叫的允实吗?

呵呵,那好,我让你以后都说不出来话,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和我做对”

叶皓轩默不作声,表示事不关已,高高挂起的样子,但是郁妃冷笑一声道:“叶先生,现在我们的秘密你都知道了”

“这个,我会保密的,我保证对外一个字都不会说的”

叶皓轩道

“呵呵,晚了”

郁妃冷笑一声道:“叶先生可知道什么人嘴巴最严实,一句废话也不会往外说?”

“什么人?”

叶皓轩诧异的抬起头问道

“死人”

郁妃吐出了两个字:“只有死人的嘴巴是最严实的,他什么也不会往外说,现在你知道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”

“郁妃,我真的不会说出去的,求郁妃给我一条活路”

叶皓轩露出一幅惶恐的样子,反正这样子也是他装出来的

“你不想死,这我知道,也没有人会想去死”

郁妃淡淡的说:“而且叶先生也是一个人才,我也不希望叶先生去死…”“不过,叶先生以后要留在府中,帮我做些事情才行”

郁妃道

“在下人微力薄,恐怕帮不了郁妃太多啊”

叶皓轩露出一幅为难的神色来

“那你只好做个死人了”

郁妃冷笑一声

叶皓轩不说话了,他露出一幅思索的神色来

“你还是好好的考虑考虑吧”

郁妃呵呵一笑,她悠悠的说:“在三龙府之中,说话行事都要小心,最重要的是你要站好队,如果你站不好队,那么吃亏的一定会是你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”

叶皓轩连连点头:“我站队可以,但是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?”

“咯咯,你这个人,真有意思”

郁妃冷笑一声道:“为我做事,不是你的荣幸吗?

你居然还会要好处?”

“为什么不要呢?”

叶皓轩一幅坦然的样子:“我来到龙府,不是为了站队,只是求荣华富贵罢了”

“郁妃不愿意给,那我只好另谋高就了”

叶皓轩笑了笑道

“有意思,你要知道这是在龙府,我能让你死”

郁妃盯着叶皓轩

“我当然知道这是龙府”

叶皓轩道:“但你也要知道,我也是有手段的人,你能让我死,我更能让你悄无声息的死”

“你敢威胁我?”

郁妃一怔,她有些气极败坏的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”

叶皓轩笑了笑道:“我所求的东西并不多,而且我也是一个民间医生”

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谁也别把谁给逼急了,如果把谁给逼急了,我真的会做出一些你理解不了的事情来”

“另外,别拿你那一套驭人之术来对付我,因为我不吃那一套,我信奉的准则就是,谁给我的好处多我就站到谁那边”

叶皓轩冷笑道

“恩,好,好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啊”

郁妃突然笑了:“不过你这样的性格,我喜欢”

“听着,只要你站到我这边,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,龙后老了,她不知道龙皇喜欢的是什么,她也争不过我”

“但是我只需要一点,那就是无上的忠诚,只要你对我忠诚,一切都好办”

郁妃道

“别谈忠诚,我只谈好处,好处足了,自然会有忠诚”

叶皓轩笑了:“毕竟我们两个互不相识,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要求我忠诚?

咱们没那么玩的”